• 新聞首頁

社評-中共三中全會改革 經重於政

  • 2013-10-24 01:55
  • 旺報
  • 【本報訊】

     從1978年作出改革開放決策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到1993年提出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十四屆三中全會,再到2003年試圖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十六屆三中全會。在有中國特色的政治話語中,「三中全會」具有十分特殊的符號意義。隨著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的日益臨近,包括台灣在內,輿論對「全面深化改革」的期盼也不斷升高。

     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前不久在出席APEC工商領導人峰會時,向全世界發出了中國將進一步改革的信號:中國正在制定全面深化改革的總體方案,總的是要統籌推進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生態文明建設等領域的改革,努力破解發展過程中出現的難題,消除經濟持續健康發展的體制機制障礙,通過改革為經濟發展增添新動力。雖然使用了「全面」和「統籌」兩個詞,但從改革的出發點和落腳點來看,預計強調頂層設計的十八屆三中全會主線,將仍然圍繞著經濟體制改革展開,同時涉及其他領域的改革藍圖。

     各大媒體對十八屆三中全會的前瞻也印證了上述判斷。鳳凰網財經頻道對會議的預測是中國七大領域的改革亟待推動,包括行政體制改革、財稅改革、金融改革、資源價格改革、土地改革、戶籍改革和國企改革。其中行政體制改革的目的也是為了配合經濟體制改革。

     《財經》雜誌則聚焦於改革的11個具體方面:行政管理體制改革、財稅體制改革、金融體制改革、收入分配體制改革、城鄉二元體制改革、國企改革、資源要素體制機制改革、社會保障體制改革、社會管理體制改革、科技創新體制改革、對外開放體制改革。人民網的專題還細化到城鎮化和房地產調控等與民眾生活更加息息相關的改革領域。

     一般認為,中共在政治體制改革方面仍將非常保守,即使行政改革也會以力求維穩優先。最近有媒體稱,大陸司法體制改革會有大動作,地方司法機關將脫離地方管轄,司法中立和審判獨立有望跨出重要的一步。司法行政體系即使有所調整,能夠減少地方一把手的干預,但司法機關不會改變行政化的結構,仍然唯長官意志是從。

     長期以來有一種流行的觀點,認為大陸的政治體制改革遠遠落後於經濟體制改革,大陸的改革是「只經不政」。確實,自從中共十三大提出的以黨政分開為代表的政改方案受挫以來,相比高歌猛進的經濟體制改革,政治體制改革的步伐可以用緩慢來形容。但縱觀中國大陸30多年波瀾壯闊的改革進程,雖然表面上看政治體制仍然鐵板一塊,但政治的面貌同時也產生了巨大的變化。很難想像,在堅持毛澤東時代專制體制不變的前提下,中國經濟和社會的發展會如此日新月異。

     關於大陸的政治體制改革,有兩點特別值得注意。第一,官方和民間對政治體制改革的預期在很多時候是南轅北轍的。

     細讀中共十八大報告可以發現,中共推進政治體制改革的目標是「增強黨和國家活力、調動人民積極性」,屬於典型的體制內改革,不觸及根本的政治制度。所以中共在正式表述中幾乎從來不用簡化的「政治改革」或「政改」的字眼。

     而以自由派知識分子和前官員為代表的民間輿論場,期待的其實是某種「政治制度變革」,這是大陸當局十分警惕的。考察習近平上台以來的改革言論,他更像是大陸的普丁,而不是戈巴契夫。

     第二,即使是體制內改革,阻力也非常大。清華大學國情研究院院長胡鞍鋼最近在《人民日報》海外版撰文,坦承政治體制改革仍然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難點。新華網近日也發表了一篇題為〈中國政治走向更加公開透明〉的述評,津津樂道於中國政府網開通官方微博和微信、中紀委和監察部開通官方網站、官媒微博及時報導習近平的公務活動、海南省允許基層群眾列席或旁聽省政府常務會議等自由派人士不屑一顧的「細枝末節」。但在官方看來,這些已經是政治體制改革的重要內容了。

     作為全球最大規模的政治經濟體,中國大陸的改革已經進入攻堅期和深水區,不僅牽一髮而動全身,而且涉及重大利益關係的調整。

     即將到來的十八屆三中全會可能會有驚喜,但也可能讓人失望。但是只要能做到習近平說的「改革不停頓、開放不止步」,中國大陸的前途還是很值得期待的。

更多新聞請看《旺報》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