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聞首頁

社論-對菲強硬展現主權:政府應先賠償漁民

  • 2013-05-14 01:55
  • 中國時報
  • 【本報訊】

     菲律賓武裝公務船攻擊並殺害「廣大興二八號」漁民的喋血事件發生後,我國政府以七十二小時為限,要求菲國道歉、賠償、懲凶,時間尚未屆至,我方並未召回代表,日昨菲方代表卻忽然離台,事實上避免遭我方遣回的制裁,我外交部官員輕描淡寫地回應,再度加深了國人多日以來過於軟弱的印象,殊令婉惜。我們認為此事菲方人員在我國經濟海域對於手無寸鐵的漁民開槍掃射,已非首次公然挑釁,明明理虧,事後竟還以輕佻無禮的態度回應,不願負起國際法上的責任,我國政府絕不能束手無策,必須拿出主權國家保疆衛民的堅定態度,以強力而有效的手段討回公道。

     所謂有效的手段,我們以為,必須從主權國家的立場出發。此次出事的地點,是在我國經濟海域之範圍,根據國際海洋法,就是我國漁民有權捕魚的海域。即便菲國主張也屬其享有權利的海域,但是雙方權利重疊的海域,在雙方完成任何漁業協議之前,就是我方漁民可以合法作業的範圍,菲國船艦無權在重疊海域內對我國漁民執法,更無有如海上盜匪一般地濫殺我國毫無武裝的無辜漁民之權力。我國要求菲方負起國際法上應負的法律責任,道歉、賠償與懲凶,完全合理。反而是給予七十二小時的猶豫期間,說得好聽是過於寬厚,說得不好聽,不免予人色厲內荏的示弱感覺。

     現在不論時限已否屆至,都應該準備後續的因應之道。我們可以預言,菲律賓不會依照我國的要求提出令人滿意的回覆!菲律賓也許會在口頭上說些聽來像是道歉也不像是道歉的話語,敷衍搪塞一番,但絕不會提出令我方乃至受害家屬滿意的賠償,也不可能立即做出具體的懲凶舉動。遇事耍賴,涎臉拖延,乃是菲國司空見慣的手法。馬政府也絕不能因為菲方在時限之後做出一些回應即自我安慰,鳴金收兵。

     換句話說,菲方答覆不會令人滿意,而我方即使是召回代表、關閉代表處、全面凍結菲勞,也並不足夠;政府必須提出更為有效的作為,才能符合台灣民間的期待。

     我們現在提出幾項具體的主張:第一,由於此一事件發生於我國經濟海域之內,本於主權國家保疆衛民的責任,應該由政府主動向受害漁民家屬,依據我國政府認為菲方應該理賠的金額,先行給予賠償,以避免受害漁家無力跨海向菲國政府求償的窘境。一旦完成賠償行動之後,不但受害家屬能夠得到應有的慰撫,我國政府也可在理賠的範圍內取得代位求償的權利,也就是我國政府因此將可成為事主,具有直接要求菲國賠償,不容討價還價的法律立場,地位更為堅強,也可讓漁民感受到主體國家保護國民的力量與溫暖。

     第二,在菲律賓未能提出令我方滿意的正式道歉、如數賠償,以及完成合乎正義要求的懲凶行動之前,我國應該出動海軍強力護漁。本於主權國家的立場,鑒於經濟海域出現官匪難分、行徑有如海盜的犯罪行為,我國軍方有責任宣示在我國經濟海域全面巡弋,執行保護包括台灣、大陸乃至菲國漁民安全的任務。軍方的任務,還應包括,一旦遇到先前逞凶的船艦在我國海域有違反國際公法的行為,應立即逕以武力加以排除甚或摧毀。

     第三,在菲律賓道歉、賠償並且懲凶之後,該國如果想和我方從事重疊海域之漁業協議談判,我方可以考慮。但必是菲方提出請求,而且應先提出具體的方案,供我方考慮。在完成協議之前,我國仍將繼續本於主權,在我國的經濟海域中,全面執行軍事巡弋以維護合法捕魚人民的安全。我方誠然不必在對方違法事件尚未解決之前,繼續要求協議,自失立場。

     簡單地說,我方既不能期待菲律賓同意,與我國依據主權國家之間和平解決爭端的途徑,包括協議進行國際仲裁的方式,處理菲國此一違反國際公法之行為;根據過去的經驗,也很難以期待菲國能夠進行具有可信度的公正調查,唯今之計,自僅有本於主權國家的一己之力捍衛海疆,保護漁民。好在此一事件之中,菲律賓既無立場,也無實力,還不尊重我國主權立場,是可忍孰不可忍?此時不強硬,更待何時?

    相關新聞